首页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律师律所搜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法律法规搜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专家博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新法快报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中国法律透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律师嘉年华
  推荐给朋友   打印此页  用户名:  密码: 忘了密码? 帮助关于我们联系我们提取当前网址
 

狠心老公抛弃妻儿与律师重婚生子

作者:凤凰网论坛 2009年8月7日


深圳,注定要成为一个让我伤心的城市。
  
  我今年二十七岁,六年前,跟着“他”,满怀甜蜜的憧憬来到深圳;六年后的今天,我成了一个有着四岁孩子、即将离婚的女人。当很多女孩正过着繁花似锦的青春,我已经经历过无数可怕的家庭纷争,目睹过种种锥心刺痛的负心片段,也体会过让我几乎想走绝路的“人多”和“势大”。而即便如此,我还得强打精神,为我和儿子,向这个负心的丈夫、不负责任的父亲,追回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,虽然我知道我一切都会很难,很难。
  
  “相识”——人生若只如初相见
  
  我是山东人,2001年跟他认识的时候只有十八岁,当时我们都在惠州TCL工作,他比我大八岁,是TCL的工程师,我看中做技术的人稳重,也喜欢他比我大八岁所表现出来的成熟和安全感,在他的追求下,很快成了他的女朋友。
  很怀念我们在惠州的日子,只有我们两个人,生活平静而单纯。不久之后,我们来到深圳,当相识三年的时候,就商量着买房结婚生孩子。2004年五月深圳房交会,我们到处看房,最后购买了星海名城三期T4-1*F一套近百平米的三居室,同年11月我怀孕了,因为考虑到孩子户口问题,我们在他的户口2006年7月调往深圳之后,8月在南山民政局领取了结婚证书,8月底我剖腹产下了儿子童童。
  至此,我们走完了恋爱之路,步入婚姻。但是,进入了婚姻,就像潘多拉的宝盒一打开,出现更多的将是你始料未及的。
  
  “拥挤的婚姻”——我嫁给了他的全家
  
  我们搬入星海名城的新居后,他的父母就一直和我们同住,从未分开过;当然,同住的还不止他的父母,还有他的弟弟和女朋友,以及他的妹妹和孩子(老大、老二、老三)。
  他出生在湖南宁远县一个偏远的山村,全村只出了他一个大学生,又在深圳买房定居,因此,他是全村人口中“有本事”的人,只要亲戚打电话夸他有本事,并说家里兄弟姐妹还有父母全靠你了,他就不会考虑其他任何问题。我一直尝试着理解他的生活背景,把他的家人当成自己的亲人,融合在一起。
  他的父母不会讲普通话,在小区格外孤独,我买来麻将牌,带着公婆熟悉小区里的邻居,慢慢的,他们跟小区的邻居可以一起聊天、娱乐、逛街。他的妹妹由于前几胎都是女孩,还得继续生产,我好言相慰,还帮她带二女儿,小区里的邻居都误以为那是我自己的孩子。婆婆身材矮小,衣服很难买,我跑遍了老年人服装市场,为她购置新衣包括内衣内裤。方圆树里的老年人市场可谓无所不知。
  但是,我所做的种种,并不能让我真正融入他家。婆婆属于“多年的媳妇熬成婆”,年轻的时候,受过自己婆婆很多气,因此,她觉得,我这个媳妇不能那么容易当。婆婆平常对我求全责备,无论什么原因只要我和丈夫一有争吵,她就会让我们离婚,并说,我离开他家,什么都不能带走,儿子也不是我的是姓陈的。更为严重的是,我剖腹产出院后,刀口尚未愈合,就一直自己带儿子,他的家人对我漠不关心,公公一日不休的在小区打麻将,婆婆在我月子期间也会下楼打麻将,留我一人在家带孩子。为了不影响丈夫上班,晚上我带儿子睡主卧,他自己睡书房;由于儿子特别难带,我在夜里睡眠从未超过四小时,抱着孩子坐一夜都是经常的,给孩子喂奶翻身刀口特别疼!仅仅两个月,我就从140瘦到了96斤。我产后一直没有恢复过来,我的房子是跃式户型,有一次严重贫血头晕,从台阶上直接摔了下来,而且还不敢告诉他。
  我的家人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。2006年五一我们回山东补办喜酒,姐姐和母亲从未见过孩子,随我们一起来到深圳,结果,姐姐十天后就回了山东,而妈妈也只在深圳呆了半个月就回去了。直到妈妈回家后,婆婆跟我说,她和公公吵架摔东西不是吵给我妈看的,这时我才恍然大悟,为什么妈妈说胃疼吃不下饭,在深圳呆不习惯,强烈要回家了。殊不知妈妈根本没有和我讲过为什么离开深圳,只是说自己不适应深圳。
  我跟婆婆的矛盾,因他妹妹经常来深圳升级,婆婆变本加厉,他妹妹经常和婆婆一起和我吵架,使得婆媳关系更加紧张。更为恶毒一次,婆婆说我妈妈一天不死她就一天不离开深圳,我妈没有生儿子就该没人养!我的母亲很少跟她们打交道,居然也惹了她们,我真是非常气愤又找不到原因。
  无休止的争吵,还有蓄意制造的家庭矛盾,我这个外姓人在家中很孤立,陷入深深的抑郁,丈夫对我的关心几乎是缺失的,他对我产后一直没有恢复的健康也不闻不问,在没有温暖的家中,我的心在绝望和流血。
  
  “出走”——也许是最大的错误
  
  2007年五一,我跟婆婆发生了一次比较严重的争吵,结果,第二天我一早外出送货后回到家里,发现人去楼空,在没有跟我商量也没有打任何招呼的情况下,儿子被他和他母亲强行带回了湖南老家。
  我绝望了,长久的忍耐让我忍无可忍,一气之下搬离了位于星海名城的家。同时也犯了一个最大的错误,天真的以为等丈夫回来和我说几句好话,凭那么久的感情,商量好家里以后的事情怎么处理,自己也就搬回去了,所以我没有跟任何人说,包括我的家人。和孩子的分离让我很难坚持下去,整天不吃饭,睡不着觉,听不到孩子声音,见不到孩子的煎熬,还有他不负责任的做法,让我经常酝酿死的想法。
  他回到深圳,并没有央求我搬回星海名城的家,反而是受到家人的压力,跟我商量离婚,我们去过民政局,但因为材料不全等问题,没有办成手续。办不成离婚手续,甚至有一次是最“凑巧”的巧合,明明什么都齐了,号码也排到我们了,但是民政局系统全面瘫痪任何手续都办不了,不知是否老天对我的怜爱。继后他跟我一起去了我住的地方,我们根本不像是要离婚的人,依然有发生性关系,其实两人感情一直很好,介于家人的一再施压,说离婚也只是一时气话,之后他频繁的来我租住处和我一起住,让我出去吃饭,跟我说我们要一直这样好,这种情况持续了一年。我对他是有感情的,他也是我儿子的父亲,我痴心的等待着他处理好家人的问题,重新开始我们的生活。
  
  “负心”——原来早有端倪
  
  一段时间之后,儿子被带回深圳,为了能经常见到儿子,我租住到星海名城三期另一栋楼的朋友家。这时,却确定了意想不到的自己一直不敢相信事情,邻居告诉我其实在我搬走的20天左右他就了一个女人回家,早上一起出门上班。经常在小区散步、打羽毛球、深圳还一起搂着上下班。听到这个消息,犹如晴天霹雳,才明白原来自己的想法好傻,自己上当了,他在脚踏两条船。
  为了搞个究竟,我趁公婆出去打麻将的时候,偷偷潜回家,发现衣柜抽屉里到处都是女人的东西,内裤、卫生巾,洗手间也多了女人的护肤品,并且找到有他签名的女人服饰的账单,还有一本南山医院的病历本,上面写着张CY的名字,原来是他在广州的同学,我恍然大悟啊!原来自己一直是傻瓜,张CY在广州,这也就应对了他弟媳说的那句话:“哥有一段时间总是去广州,你难道自己感觉不到吗?人家早就有关系了。”我还在家中找到一张他和那个女人自拍的性爱光碟,看着影碟中的片段,我的血直冲脑门。
  这时候,我才知道他的老毛病又犯了,在与他交往的几年内发现和他发生过性关系的人数不胜数(TCL的同事赵**,湖南老家同学老婆的妹妹李**,湖南老家的王*,深圳的周**,深圳书城的南**,深圳的冯*),这些人都是他自己承认了的,但是女人太容易哄了,就只是说最爱的是我,一辈子要和我过,所以也就一次再一次的原谅了他,以为我可以成为他最后一个女人。
  知道了被骗后,这时我已经不再对这个男人有任何妄想,只想早点办完离婚,拿回属于我和儿子的东西。我没有办法忍受鸠占鹊巢,合法妻子、亲生母亲要见儿子还要预约。我把孩子“偷”回了山东老家,交给我的父母抚养,也许又是老天可怜我,我回到家的第二天,发生雪灾,如果晚走一天,肯定就走不成了。
  08年12月,我很巧合得知张CY怀孕,律师说,一定要等到他们生了孩子才能去法院起诉。也许是那个女人大着肚子,受到小区邻居的指指点点会不方便,他搬出了星海名城,我不知道他们住在哪里,但只能一直忍耐,等到孩子出生。今年5月,他们的孩子已经出生了,但这两个人警惕性很高,我找了很久,直到6月才打听到他们居住的地点,原来就在星海名城附近的鼎太风华。
  我报警了,来到鼎太风华,看到他的父母,弟弟、弟媳、弟弟的孩子,张CY和张CY的父母还有一个亲戚,当然还有他们的孩子,全家人其乐融融,由于我和警察的到来让他们手足无措,继而开始对我的辱骂,孩子明明摆在面前,竟然还有脸和警察说是我的错误,他的父亲也一再表示要打我,如果不是警察拦住的话,我肯定被打到了。毕竟他们是9个人我只有一个人,就在我一不留神的那一刻,他的弟媳抱着这个私生的孩子就往电梯冲,当时我简直是疯了,好不容易找到他们,决不能容忍自己再一次陷入绝境,继续等待继续找下去,在我的坚持和民警的阻拦下,她们没能如愿把孩子带走。
  张CY是律师,在我们被带到南*派出所后,她打了好几通电话,这时情况出现了变化,我们都被晾在一边,后来有个民警过来问我问题,三方人都在场,他竟然也不问谁是第三者,也不看我们的合法证件,结果我刚开口他就说我脑子有问题,和我谈话十分钟他也会变的神经有问题,任何笔录都没有做,这次的打击对我的精神折磨实在太大了,我一时再也无法忍耐下去,跑到了星海名城25楼,想结束自己的生命,尽管死也要死在自己家,死也要用死的方法讨回公道,我没有办法了,只能选择这种方法逃避,我找不到一个可以给我公理的地方。
  
  法援之路——希望能帮我拿回公道
  
  还是朋友又一次帮助了我,也是因为这一次机会认识了南头派出所的民警们,这些民警和南*所的民警截然不同,他们通过邻居和朋友知道我的情况后忿忿不平,并帮我联系了南山法律援助中心,让我去那里找到应该属于我的公道。
  通过X主任的劝解和心理辅导我慢慢的平静了情绪,在他相继做出处处算计我,对儿子不管不顾,找自己的弟媳出来做伪证说在我租住的地方看到很多男人的东西,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还把一切责任往我身上推,当着所有家人的面骂我的情况下,为了儿子的成长和以后好见面,我还是同意和他协商,但是协商的结果可笑之极,他只同意付一套房子的两成首期,前提这个房子写儿子的名字,我不能在儿子未成年之前有任何处置权,这个房子总价不能超过60万,要么孩子的抚养费一个月1000,其它任何费用与他无关,要么孩子每个月的生活费500,教育费我拿发票他报销。他现在是中兴通讯一个部门的部长,年收入在25万元左右,给儿子的生活费居然没到深圳法定抚养费用1200的一半!我们原来的房子也跟我没有任何关系!
  法律援助中心的X主任也见识到了他的本性,容不得我说话的任何机会,只是他一味的在那里大叫,继而起身就走。
  我的官司还在程序中,想着张CY怀孕生孩子医院查不到任何在资料,报警重婚警察不予理睬,我很怕….怕是否他们又可以通过“关系”让我无法追回属于我的公道!不过我还是愿意相信,愿意坚持别人说我天真的想法,我相信通过司法程序,可以保护我和儿子的权益和公道,早点结束这桩可怕的婚姻!

 
 
使用条款  私隐权政策  
Lawyers.com | LawyerLocator.co.uk | Anwalt24.de | martindale.co.il | martindale.jp | Martindale.com | law24.co.za  
Copyright ©2017 LexisNexis, a division of Reed Elsevier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 
网站运营由 励徳爱思唯尔信息技术(北京)有限公司 提供,京ICP070259